诗词库

当前位置: 主页>>宋词>>李清照>>

声声慢·寻寻觅觅

诗词库(www.shiciku.cn)整理

【作品简介】

  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是李清照南渡后独处异境,因为背井离乡,饱尝忧患,国破家亡有感而作。全词以冷清凄戚为基调,围绕一个“愁”展开。上阙用冷冷清清的秋景来衬托自已的孤单和凄凉,下阙词人看到落地的菊花,触景生情,联想到南渡后的不幸,才学不能施展,理想成为泡影。这首词的意思和赏析如下:


【原文】

  声声慢·寻寻觅觅

  作者:李清照

  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?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

  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守著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、愁字了得!


【注释】

  (1)寻寻觅觅:意谓想把失去的一切都找回来,表现非常空虚怅惘、迷茫失落的心态。

  (2)凄凄惨惨戚戚:忧愁苦闷的样子。

  (3)乍暖还(xuán)寒:指秋天的天气。忽然变暖,又转寒冷。

  (4)将息:调养休息,保养安宁。

  (5)怎敌他:对付,抵挡。

  (6)晚来风急:“晚”一本作“晓”。

  (7)损:表示程度极高。

  (8)怎生:怎样的。生,语助词。

  (9)堪摘:可,可摘。

  (10)次第:光景、情境。

  (11)得:一个“愁”字怎么能概括得尽呢?

  (12)晚:一作“晓”。


【词意】

  我独处陋室若有所失地东寻西觅,但过去的一切都在动乱中失去了,永远都寻不见、觅不回了;眼前只有冷冷清清的环境(空房内别无长物,室外是万木萧条的秋景,这种环境又引起内心的感伤,于是凄凉、惨痛、悲戚之情一齐涌来,令人痛彻肺腑,难以忍受了。)秋季骤热或骤冷的时候,最难以保养将息。饮进愁肠的几杯薄酒,根本不能抵御早上的冷风寒意。望天空,但见一行行大雁掠过,回想起过去在寄给丈夫赵明诚的词中,曾设想雁足传书,互通音信,但如今丈夫已死,书信无人可寄,故见北雁南来,联想起词中的话,雁已是老相识了,更感到伤心。

  地上到处是零落的黄花,憔悴枯损,如今有谁能与我共摘啊!整天守着窗子边,孤孤单单的,怎么容易挨到天黑!到黄昏时,又下起了绵绵细雨,一点点,一滴滴洒落在梧桐叶上,发出令人心碎的声音。这种况味,一个“愁”字怎么能够说尽!


【赏析】

  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动词坛的名作。通过秋景秋情的描绘,抒发国破家亡、天涯沦落的悲苦,具有时代色彩。在结构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,全词一气贯注,着意渲染愁情,如泣如诉,感人至深。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,形象地抒写了作者的心情。下文“点点滴滴”又前后照应,表现了作者孤独寂寞的忧郁情绪和动荡不安的心境。全词一字一泪,缠绵哀怨,极富艺术感染力。

  上阙着重写词人心情的悲伤。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词人一开始就出手不凡,连下七对叠字,“寻寻觅觅”者,寻而又寻之意也。女词人一大早起床便若有所失,满屋子到处寻找,寻找什么呢?寻找快乐,寻找希望,寻找昔日美好时光……由于丈夫刚刚去世,更由于夫妻感情笃深,所以词人根本不相信丈夫已经离去,思之愈深,见之愈切,恍恍惚惚之中总觉得丈夫仍在家中,于是找了又找,寻了又寻。然而“死者长已矣”,人死不能复生,如此反复寻觅,其结果只能是“展转眄枕席,长簟竟床空。床空委清尘,室虚来悲风。”(潘岳《悼亡》)失去了丈夫,她深切地感受到人间的孤独和人生的乏味,自然看什么都“冷冷清清”,了无生气。在这样的景况下,一幕幕令人伤心的往事在脑海里浮现出来,凄惨是遭遇,戚戚是忧伤至极。词人先感于外后感于内,写出了自己陷入愁境而不得解脱的孤苦。这七对叠字,既细致地刻画出女词人丧夫后的心理变化过程,又高度地概括了她深深的悲哀和晚年的凄凉。仅此三句,便为全词定下了凄惨悲凉的感情基调,如此愁情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演绎出来的,那是百感交集、长期积累的结果,有不吐不快之感。“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。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”在亡国失夫之痛的非常时期,在天气寒暖不定的紧要关头,词人本应保养身体抑止悲痛,可是“剪不断、理还乱”的生离死别却让她无法摆脱。既然摆脱不了,能淡化点儿也好,于是就想到了借酒浇愁,不料晚风忽起,寒气砭骨,使她意绪全无,她很清楚,“三杯两盏淡酒”根本无法驱散她心头浓重的愁云。怎么办?百无聊赖之中,想问苍天。谁知刚一抬头,便看见一群大雁缓缓飞过,这南去的秋雁不是别的,正是在北方时见到的旧时相识。过去大雁带来的是丈夫的温情与慰藉,有“云中谁寄锦书来”的喜悦,现在大雁还在,可丈夫却不在了,并且永远的不在了,自然产生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的念头,引发的是无尽的绝望和“欲语泪先流”。

  下阕进一步写词人的孤寂、凄苦。抬头望天心中不快,那么俯首看地又如何呢?“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”从前见菊花,虽人比黄花瘦,但不失孤芳自赏之潇洒,还可以以愉悦的心情去观去赏去采去摘;如今见黄花,花仍盛开而人已憔悴,“以乐景写哀情”可见一斑。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”,人去了,花开还有什么意义呢?“映阶碧草自春色,隔叶黄鹂空好音”,人不赏花,花当自开;人不摘花,花当自萎;“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”,及花已损,则欲摘已不堪摘,何等荒败何等凄凉!这里既写出了无心摘花的郁闷,又透露出惜花将谢的情怀,笔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”要深远多了。词人以花写人,感叹自己如同那饱受风雨摧残的黄花,护花使者没了,将来还有谁关爱自己呵护自己呢?客观环境凄凉倒也无妨,只要心中有太阳照样可以走向光明,而偏偏心情又是抑郁悲伤的,既有家国之恨,又有个人之愁,如何走出困境,心中一片茫然。仰首是愁,俯首是愁,想到心里还是愁,面对苦日子,女词人感到分外难熬,万般无奈,只好独自“守着窗儿”,盼望快点天黑,快些让这些触动她生死殊途之恨的景物被夜幕淹没,可这种等待这种煎熬如何能消受得了。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视觉上的痛苦还未解决,听觉上的痛苦又接踵而至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”本来郁闷的心情因绵绵细雨更加潮湿,不仅潮湿,它还“点点滴滴”,没完没了地打在窗前的梧桐树叶上,那哪是打在树叶上啊,那简直是打在她破碎的心上……词的结句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?”含蓄地点明了全词的主旨,意思是说女词人此时此刻的感情绝非笔墨所能形容,也许是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,也许是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到底如何,女词人没有明说,是不忍心说,还是说不清楚,显然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。试想一下,偌大一个世界,词人的满腹苦水居然没有一个人甚至一只动物听她的倾诉,不仅如此,漫天的黑幕正一步步向她逼来,秋风蹂躏她瘦弱的身躯,细雨啃噬她滴血的心灵,表面上说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,实际上展示给读者的是“这愁情,怎一个女子受得”。

  这首词不但情真意深,而且语新言赅,有大量奇字佳句,警笔妙语,风格顿挫凄婉,堪称一代绝唱!


【创作背景】

  宋钦宗靖康二年(公元一一二七年)夏五月,徽宗、钦宗二帝被俘,北宋亡。李清照夫婿赵明诚于是年三月,奔母丧南下金陵。秋八月,李清照南下,载书十五车,前来会合。明诚家在青州,有书册十余屋,因兵变被焚,家破国亡,不幸至此。建炎三年(公元一一二九年)八月,赵明诚因病去世,时清照四十六岁。金兵入侵浙东、浙西,清照把丈夫安葬以后,追随流亡中的朝廷由建康(今南京市)到浙东,饱尝颠沛流离之苦。避难奔走,所有庋藏丧失殆尽。  绍兴二年(公元一一三二年),清照再嫁张汝舟,遇人不淑,旋即离异。清照无儿无女,晚年孑然一身,寄人篱下,孤寂而死。  亡国之恨,丧夫之哀,孀居之苦,凝集心头,无法排遣,她和着血泪写下了千古绝唱的《声声慢》。更多宋词赏析请关注诗词库的宋词赏析栏目。


【历史评价】

  一、宋张端义《贵耳集》卷上:炼句精巧则易,平淡入调者难。且《秋词·声声慢》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此乃公孙大娘舞剑手。本朝非无能词之士,未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,用《文选》诸赋格。后叠又云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”又使叠字,俱无斧凿痕。更有一奇字云:“守定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。”“黑”字不许第二人押。妇人中有此文笔,殆间气也。有《易安文集》。

  二、宋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卷十二:近时李易安问云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起头连叠七字。以一妇人,乃能创意出奇如此。

  三、明杨慎《词品》卷二:宋人中填词,李易安亦称冠绝。使在衣冠,当与秦七、黄九争雄,不独雄于闺阁也。其词名《漱玉集》,寻之未得。《声声慢》一词,最为婉妙。其词云(略)……山谷所谓以故为新,以俗为雅者,易安先得之矣。

  四、明茅映《词的》卷四:这用十四叠字,后又四叠字,情景婉绝,真是绝唱。后人效颦,便觉不妥。

  五、明吴承恩:易安此词首起十四叠字,超然笔墨蹊径之外。岂持闺帏,士林中不多见也。(抄本《花草新编》卷四,自王学初《李清照集校注》卷转引)

  六、明陆云龙《词菁》卷二:连下叠字无迹,能手。“黑”字妙绝。

  七、明徐士俊《古今词统》卷十二:(眉批)才一斛,愁千斛,虽六斛明珠何以易之!

  八、清刘体仁《七颂堂词绎》:惟易安居士“最难将息”、“怎一个愁字了得”、深妙稳雅,不落蒜酪、亦不落绝句,真此道本色当行第一人也。

  九、清沈谦《填词杂说》:予少时和唐、宋词三百阙,独不敢次"寻寻觅觅"一篇,恐为妇人所笑。

  十、清彭孙遹《金粟词话》:李易安“被冷香消新梦觉,不许愁人不起”、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”,皆用浅俗之语,发清新之思,词意并工,闺情绝调。

  十一、清沈雄《古今词话·词品》卷下:但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”,又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”,正词家所谓以易为险,以故为新者,易安先得之矣。

  十二、清王又华:晚唐诗人好用叠字,义山尤甚,殊不见佳:如“回肠九叠后,犹有剩回肠。”“地宽楼已迥,人更迥于楼。”“行到巴西觅礁秀,巴西唯是有寒芜。”至于三叠者“望喜楼中忆阆州。若到阆州还赴海,阆州应更有高楼”之类。又如《菊》诗“暗暗淡淡紫,融融冶冶黄”亦不佳。李清照《声声慢·秋情》词,起法似本乎此,乃有出蓝之奇。盖此等语自宜于填词家耳。《秦楼月》,仄韵调也。孙夫人以平声作之;《声声慢》,平韵调也,李易安以仄声作之。岂二调原皆可平可仄,抑二妇故欲见别逞奇,实非法邪?然此二词,乃更俱称绝唱者,又何也?(《古今词论》引毛稚黄)

  十三、清万树《同律》卷十:用仄韵。从来此体皆收易安所作,盖此遒逸之气,如生龙活虎,非描塑可拟。其用字奇横而不妨音律,故卓绝千古。人若不及其才,而故学其笔,则未免类狗矣。观其用上声、入声,如“惨”字、“戚”字、“盏”字、“点”字、“摘”字等,原可做平,故能谐协,非可泛用仄字而以去声填入也。其前结“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”,于“心”字豆句,然于上五下四者,原不拗,所谓此九字一气贯下也。后段第二、三句“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”,句法亦然。

  十四、清徐釚《词苑丛谈》卷三: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,真似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也。

  十五、清孙致弥《词鹄·凡例》:须戒重叠。字面前后相犯,虽绝妙好词,毕竟不妥,万不得已用之。如李易安《声声慢》,叠用三“怎”字,虽曰读者全然不觉,究竟敲打出来,终成白璧微瑕,况未能尽如易安之善运用。慎之是也。

  十六、清孙原湘:易安居士,千古绝调,当是德父亡后,无聊凄怨之作。(张寿林辑本《漱玉词》)

  十七、清周济《宋四家词选·序论》:双声叠韵字要著意布置。有宜双不宜叠,宜叠不宜双处。重字则既双且叠,尤宜斟酌。如李易安之“凄凄惨惨戚戚”,三叠韵、六双声,是锻炼出来,非偶然拈得也。

  十八、清周之琦《晚香室词录》卷七:其“寻寻觅觅”一首,《鹤林玉露》及《贵耳集》皆盛称之,惟海盐许篙庐谓其颇带伧气,可谓知言。

  十九、清陆昶《历朝名媛诗词》卷十一:其《声声慢》一阕,张正夫称为公孙大娘舞剑器手,以其连下十四叠字也。此却不是难处,因调名《声声慢》,而刻意播弄之耳。其佳处,后又下“点点滴滴”,叠四字,与前照应有法,不是单单落句。玩其笔力,本自娇拔,词家少有,庶几苏、辛之亚。

  二十、清许昂霄《词综偶评》:此词颇带伧气,而昔人极口称之,殆不可解。

  二十一、清梁绍壬《两般秋雨庵随笔》卷二:诗有一句三叠字者,吴融《秋树》诗“一声南雁已先红,槭槭凄凄叶叶同”是也。有一句连三字者,刘驾诗“树树树梢啼晓莺”、“夜夜夜深闻子规”是也。有两句连三字者,白乐天诗“新诗三十轴,轴轴金石声”是也。有一句四叠字者,古诗“行行重行行”、《木兰诗》“唧唧复唧唧”是也。有两句互叠字者,“年年岁岁花常发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是也。有三联叠字者,古诗“青青河畔草”六句是也。有七联叠字者,昌黎《南上》诗“延延离又属”十四句是也。至李易安词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连下十四叠句,则出奇制胜,匪夷所思矣。

  二十二、清陆以湉《冷庐杂识》卷五:李易安《声声慢》词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连叠七字,昔人称其造句新警。其源盖出于《尔雅·释训篇》……此千古创格,亦绝世奇文也。又同上卷六:李易安词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乔梦符效之,作《天净沙》词云“莺莺燕燕,春春花花,柳柳真真事事。风风韵韵,娇娇嫩嫩,停停当当人人。”叠字又增其半,然不若李之自然妥贴。大抵前人杰出之作,后人学之,鲜有能并美者。

  二十三、清陆蓥《问花楼词话·叠字》:叠字之法最古,义山尤喜用之。然如《菊》诗“暗暗淡淡紫,融融冶冶黄”,转成笑柄。宋人中易安居士善用此法。其《声声慢》一词,顿挫凄绝。词曰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”又云: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。”二阕共十馀个叠字,而气机流动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可谓词家叠字之法。

  二十四、清王闿运《湘绮楼词选》前编:亦是女郎语。诸家赏其七叠,亦以初见故新,效之则可欧。"黑"韵却新,再添何字?

  二十五、清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卷二:易安《声声慢》一阕,连下十四叠字,张正夫叹为公孙大娘舞剑手。且谓本朝非无能词之士,未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。然此不过奇笔耳,并非高调。张氏赏之,所见亦浅……易安《声声慢》词,张正夫云:“此乃公孙大娘舞剑手。本朝非无能词之士,未曾有一下十四叠字者。后叠又云‘到黄昏,点点滴滴’又使叠字,俱无斧凿痕。‘怎生得黑’,‘黑’字不许第二人押。妇人有此词笔,殆间气也。”此论甚陋。十四叠字,不过造语奇隽耳,词境深浅,殊不在此。执是以论词,不免魔障。又《云韶集》卷十:叠字体,后人效之者甚多,且有增至二十馀叠者。才气虽佳,终著痕迹,视易安风格远矣。“黑”字警。后幅一片神行,愈唱愈妙。

  二十六、梁令娴《艺蘅馆词选》乙卷:梁启超所作批语:此词最得咽字诀,清真不及也;又:这首词写从早到晚一天的实感。那种茕独凄惶的景况,非本人不能领略,所以一字一泪,都是咬着牙根咽下。  二十七、唐圭璋《读李清照词札记》:此词上片既言“晚来”,下片如何可言“到黄昏”雨滴梧桐,前后言语重复,殊不可解。若作“晓来”,自朝至暮,整日凝愁,文从字顺,豁然贯通。(《南京师大学报》,1984年第二期)

  二十八、傅庚生《中国文学欣赏举隅》:此十四字之妙,妙在叠字,一也,妙在有层次,二也,妙在曲尽思妇之情,三也。良人既已行矣,而心似有未信其即去者,用以“寻寻”。寻寻之未见也,而心似仍有未信其便去者,用又“觅觅”;觅者,寻而又细察之也。觅觅之终未有得,是良人真个去矣,闺闼之内,渐以“冷冷”;冷冷,外也,非内也。继而“清清”,清清,内也,非复外矣。又继之以“凄凄”,冷清渐蹙而凝于心。又继之以“惨惨”,凝于心而心不堪任。故终之以“戚戚”也,则肠痛心碎,伏枕而泣矣。似此步步写来,自疑而信,由浅入深,何等层次,几多细腻!不然,将求叠字之巧,必贻堆砌之讥,一涉堆砌。则叠字不足云巧矣。故觅觅不可改在寻寻之上,冷冷不可移植清清之下,而戚戚又必居最末也。且也,此等心情,惟女儿能有之,此等笔墨,惟女儿能出之。设使其征人为女,居者为男,吾知其破题儿便已确信伊人之不在迩也,当无寻寻觅觅之事,男儿之心粗故也。能词之士,多昂藏丈夫勉学莺莺燕燕者,故不能下如此之十四叠字耳。

  二十九、夏承焘《唐宋词欣赏》:这首词用了许多双声叠韵字。一开头就用连串的叠字,是为加强刻画她的百无聊赖的心情,从前人认为这是了不起的创造。尤其是末了几句,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二十多个字里。舌音、齿音交相重叠,是有意以这种声调来表达她心中的忧郁和惆怅。这些句子不但读起来明白如话,听起来也有明显的音乐美,充分体现出词这种配乐文学的特色。因为词原来是唱的,要使人容易听得懂。刘体仁说这首词是“本色当行”,就是指它明白易懂而言。这首词借双声叠韵字来增强表达感情的效果,是从前词家不大用过的艺术于法。李清照是一个有高度文化修养的女作家,有真挚丰富的生活感情,又有她自己独特的见解,因此她确实当得起婉约词派杰出作家的称号。她这首《声声慢》词以细腻而又奇横的笔墨,用双声叠韵啮齿叮泞的音调,来写她心中真挚深刻的感情,这是从欧(阳修)、秦(观)诸大家以来所不曾见过的一首突出的代表作。(百花文艺出版社1980年出版)

  三十、沈祖棻《宋词赏析》:此词之作,是由于心中有无限痛楚抑郁之情,从内心喷薄而出,虽有奇思妙语,而并非刻意求工,故反而自然深切动人。陈廷焯《云韶集》说它“后幅一片神行,愈唱愈妙”。正因为并非刻意求工,“一片神行”才是可能的。但说此一句“自然妥帖”,“无斧凿痕”,也还是属于技巧的问题。任何文艺技巧,如果不能够为其所表达的内容服务,即使不能说全无意义,其意义也终归是有限的。所以,它们的好处实质上还在于有层次,有深浅,能够恰如其分地、成功地表达词人所要表达的难达之情。(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3月出版)

  三十一、俞平伯《唐宋词选释》:“晓来”,各本多作“晚来”,殆因下文“黄昏”云云。其实词写一整天,非一晚的事。若云“晚来风急”,则反而重复。上文“三杯两盏淡酒”是早酒,即……《念奴娇》词所谓“扶头酒醒”;下文“雁过也”,即彼词“征鸿过尽”。今从《草堂诗馀》别集、《词综》、张氏《词选》等各本,作“晓来”。(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)

  三十二、吴熊和:词调取名《声声慢》,声调上也因此特别讲究,用了不少双声叠韵字,如凄、惨、戚,将息,伤心,黄花,憔悴,更兼,黄昏,点滴,都是双声;冷清,暖还寒,盏淡,得黑,都是叠韵。李清照作词主张分辨五音,这首词用齿音、舌音特别多,齿音四十一字(如寻、清、凄、惨、戚等)。舌音十六字。全词九十七字,这两声字却多至五十七字。尤其到了末了,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,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二十多个字里舌、齿两声交加重叠,看来是特意用啮齿叮咛的口吻,来表达忧郁恦恍的心情,这些都是经过惨淡经营的,却绝无雕琢的痕迹,同时用心细腻而笔致奇横,使人不能不赞叹其艺术手腕的高明。(《唐宋诗词探胜》,浙江文艺出版社1983年10月出版)

  三十三、朱靖华《<声声慢>赏析》:当一个人苦闷难熬的时候,往往要设法排遣。作为“女中之杰”的李清照,她常常要与不幸的命运抗争:“何以解忧,惟有杜康”(曹操《短歌行》)古人借酒消愁的事例霎时涌来,清照喝了“三杯两盏淡酒”,但哪里能敌得过急促凛冽的秋风袭击呢?“晚来风急”的“晚”字,据《草堂诗馀别集》、朱彝尊、汪森编《词综》及张惠言《词选》皆作“晓”字,是可从的。固词的上下文,显然是写一整天的愁绪和感受。譬如下文便有: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”可见此时尚未到“晚”;再下句:“梧桐更兼细而,到黄昏,点点滴滴”,也证明雨是下了一整天的,直到黄昏,才越下越大。再者,“淡酒”,一般多指早酒而言,古人在卯时(晨五时至七时)饮酒,称“卯酒”,也称“扶头酒”。如用“晓来风急”,则使词境更添一番情趣:即说女主人公昨夜是辗转反侧,刚刚度过了一个无人共语、独宿不眠的夜晚,因而她才起来喝“早酒”。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,女主人公被一阵凛冽寒冷的晨风袭击,吹醒了酒意,才仰望天空,发现了使她更为难堪的景象……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”这个“守”字,写得十分准确。因为只有独自一人倚着窗口,才能使用“守”字。也只有心存愁绪的人,时间才是长的。所以李清照在万般难熬的愁戚中,感到度日如年,从而发生了无声的慨叹:怎样才能捱到黄昏天黑呀!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“愁”字实是全词的总旨,作者在最末画龙点睛的写出它,实起到了牵动全词各个部位的作用。回顾全篇,则无一字无一句、无一事无一物不是在抒发愁情,加以种种典型的动作、神情、环境气氛等多层次多侧面的渲染,积累了众多愁绪的种子,最后归笼到这个“愁”字时,就带动全篇,突现了女主人公复杂的内心世界,也把女主人公的愁情推向了最高峰。再者,“怎一个愁字了得”,又是一句反诘语,说明女主人公在这个“愁”字之外,尚有更广泛、更幽深的愁情未能概括进去,这就给读者留下了无限驰骋想象的馀地,达到了钟嵘在《诗品》中所说的“味之者无极,闻之者动心”的强烈艺术效果。因此,这最末一个“愁”字,从表面看,似乎是一个“露”笔,而它的实体,却是一个“藏”笔,它包含着更为丰富、更为含蓄的内容,颇具言外之意、弦外之音的妙处。通过以上分析,读者可以看到,这首词在艺术方法上的主要特点,是把握了女主人公内在心绪和外界事物之间的矛盾关系,进行了“滚雪球”般的推进描写。女主人公的主观情感和心理活动的每一个波澜起伏,全与客观景物的更迭发生密切的配合,一句扣紧一句,一事沾连一事,在心境与物境的相互作用和相互矛盾的不断扩大过程中,把愁绪愈积愈浓、愈结愈大,最后达到难以遏制的地步,而使人有九曲回肠、愁肠百结之感。(《李清照词鉴赏》,齐鲁书社1986年4月出版)

  三十四、吴小如《诗词札丛》:“乍暖还寒时候”这一句,也是此词的难点之一,“乍……还……”的句式正如现代汉语中“刚……又……”的说法。“乍暖还寒”如译成口语,当作“刚觉得有点儿暖和却又冷了起来”,这是什么样的天气呢?此词作于秋天,自无疑问;但秋天的气候应该说“乍寒还暖”,只有早春天气才用得上“乍暖还寒”。因此,这是写一日之晨。而非写一季之候。秋日清晨,朝阳初出,故言“乍暖”;但晓寒犹重,秋风砭骨,故言“还寒”。至于“时候”二字,有人以为在古汉语中应解为“节候”。但柳永《永遇乐》云:“熏风解愠,昼景清和,新霁时候。”由阴雨而新霁,自属较短暂的时间,可见“时候”一词在两宋时代已与现代汉语无殊了。“最难将息”句则与上文“寻寻觅觅”句相呼应,说明从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……这里“满地黄花堆积”是指菊花盛开,而非残英满地。“憔悴损”是指自己因忧伤而憔悴瘦损,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谢。正由于自己无心看花,虽值菊堆满地,却不想去摘它赏它,这才是“如今有谁堪摘”的确解。然而人不摘花,花当自萎;及花已损,则欲摘已不堪摘了。这里既写出了自己无心摘花的郁闷,又透露了惜花将谢的情怀,笔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”要深远多了。从“守着窗儿”以下,写独坐无聊,内心苦闷之状。比“寻寻觅觅”三句又进一层。“守着”句依张惠言《词选》断句,以“独自”连上文。秦观(一作无名氏)《鹧鸪天》下片:“无一语,对芳樽,安排肠断到黄昏。甫能炙得灯儿了,雨打梨花深闭门。”与此词意境相近。但秦词从人对黄昏有思想准备方面着笔,李则从反面说,好像天有意不肯黑下来而使人尤为难过,“梧桐”两句个仅脱胎淮海,而且兼用温庭筠《更漏子》下片“梧桐树,三更雨,不道离情正苦;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”词意,把两种内容融而为一,笔更直而情更切。最后以“怎一个愁字了得”句作收,也是蹊径独辟。盖自庾信以来,或言愁干斛万斛,或言愁如江如海(分别见李煜、秦观词),总之是极言其多。这里却化多为少,只说自己思绪纷茫复杂,仅用一个“愁”字如何包括得尽。妙在又不说明于一个“愁”字之外更有什么心情,即戛然而止,仿佛不了了之。表面上有“欲说还休”之势,实际上已倾泻无遗,淋漓尽致矣。(北京出版社1988年9月出版)

  三十五、平慧善《李清照诗文词选译》:此词写词人历遭国破家亡劫难后的愁苦悲戚。开头三句,有层次地表现词人寻求、失望,因而凄凄惨惨戚戚的心情。突兀的开头,使词人的愁情第一次迸发出来,接着是比较平缓婉曲的借景抒情,以晚风、谈酒、归雁、黄花、梧桐、细雨,抒发种种愁情,到“独自怎生得黑”,感情渐趋强烈,最后一句则是将无边无际的愁情推向高峰,为全词作了高度的概括和总结。此词在语言上的成就历来为论者所赞赏。首先表现在叠字的运用上,开头三句全为叠字,却毫无雕琢的痕迹,自然妥帖地表现了词中的情和景,因此被誉为“公孙大娘舞剑手”、“情景婉绝”、“绝唱”。其次是口语的运用,如“最难将息”、“独自怎生得黑”、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以浅俗之语入词,发清新之思,令人叹绝。(巴蜀书社1988年10月出版)

  三十六、刘乃昌《宋词三百首新编》:全篇字字写愁,层层写愁,却不露一“愁”字,末尾始画龙点睛,以“愁”归结.而又谓“愁”不足以概括个人处境,推进一层,愁情之重,实无法估量。全词语言家常,感受细腻,形容尽致,讲究声情,巧用叠字,更以舌齿音交加更传,传达幽咽凄楚情悰,肠断心碎,满纸呜咽,撼人心弦。无怪古人誉为“千古创格”,“绝世奇文”(《冷庐杂识》卷五)。

诗词大全 Copyright © 诗词库(www.shiciku.cn) 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081115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