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库

当前位置: 主页>>宋词>>柳永>>

鹤冲天·黄金榜上

诗词库(www.shiciku.cn)整理

【作品简介】

  《鹤冲天·黄金榜上》是柳永参与进士科考落第之后,抒发牢骚感慨之作,它表现了作者的思想性格,也关系到作者的生活道路,是一篇重要的作品。这首词的意思和赏析如下:


【原文】

  鹤冲天·黄金榜上

  作者:柳永

  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?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狂荡?何须论得丧。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

  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晌。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!


【注释】

  ①黄金榜:就是公布考取人员名单的黄榜。

  ②偶:偶然,表明作者对自己的才能没有失去信心。

  ③明代暂遗贤:明代,圣明的时代。此句另有作“千古暂遗贤”,详见《乐章集》。

  ④恣:放纵的意思。

  ⑤屏障;屏风。

  ⑥一饷;一顿饭,形容时间短。


【词意】

  在朝廷张贴的状元榜上,偶然没有我的大名,盛明时代暂时遗落贤才,叫我如何面对?反正这不是我的问题,既然不能大显才华一展抱负,那就索性把自己浪费,纵情放荡,何必患得患失!我本才子词人,自应是不穿官衣的能臣高官。

  就在烟花巷陌中,就在那艳丽雅致的丹青屏风里流连。幸有知己知音的意中佳人,最值得我寻访。就这样偎红依翠,这样的风流韵事,足令我平生舒畅。青春如此短暂,还是忍着辛酸,把金榜虚名换成及时行乐的小饮轻唱!


【赏析】

  这是柳词中一首非常有名的直抒胸臆之作。它抒发了作者强烈而又真实的思想感情,表现出一种傲视公卿、轻蔑名利的思想。

  宋仁宗天圣二年(1024),柳永已经三十六岁了,他参加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,但都以落榜告终,屡考屡败,这一年再度名落孙山,很伤自尊,郁闷之极,他挥笔写下了这首贻害他一生的著名词作《鹤冲天》。

  这首词的构思、层次、结构和语言均与柳永其他作品有所不同。全篇直说,绝少用典,不仅与民间曲子词极为接近,而且还保留了当时的某些口语方言,如“如何向”、“争不”、“且恁”等。全词写得自然流畅,平白如话,读来琅琅上口。不独在柳词中,即使在北宋词中,这一类作品也是少见的。这种“明白而家常”,“到口即消”的语言,正是词中之本色,是经过提炼而后取得的艺术效果。指斥柳永词过分俚俗浅直,看来,不能不说是一种偏见了。

  在整个封建社会,哪怕是所谓“圣明”的历史时期,科举考试也不可能没有营私舞弊、遗落贤才的通病。“明代暂遗贤”、“未遂风云便”等句,蕴含着作者自己的无限辛酸和对统治集团的讥讽揶揄,它道出了封建社会中许多失意知识分子的内心感受,获得了广泛的共鸣。这首词的社会意义也正表现在这里。正因为这首词刺痛了统治阶级,所以作者终生失意,备受压抑排斥。据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载:“初,进士柳三变好为淫冶讴歌之曲,传播四方。尝有《鹤冲天》词云:‘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’。 及皇帝临轩放榜,特落之曰:‘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!’”这首词所表现出的那种蔑视功名,鄙薄卿相的倾向是很明显的。


【相关轶事】

  南宋人吴曾的《能改斋漫录》卷十六里有一则记载:(宋)仁宗留意儒雅,而柳永好为淫冶讴歌之曲,传播四方,尝有《鹤冲天》词云云,及临轩放榜,特落之,曰:“且去浅斟低唱,何要浮名!”其写作背景大致是:初考进士落第,填《鹤冲天》词以抒不平,为仁宗闻知;后再次应试,本已中试,于临发榜时,仁宗故意将其黜落,并说了那番话,于是柳永便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而长期地流连于坊曲之间,在花柳丛中寻找生活的方向、精神的寄托。可见这首词曾经给他的仕途经历带来很大的波折。

诗词大全 Copyright © 诗词库(www.shiciku.cn) 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08111548号